我的內心也有一個大洞,你看到了嗎?

 

其實每個人都有,只是我們應對的方式不同。第一次發現它的時候,是在我高中的時候,我發現身邊所有的人都在發光,紅的綠的藍的紫的,對一個從鄉下地方來到台北的我來說,是一場非常強烈的震撼教育。曾經我以為自己很聰明,但有人還比我更聰明;曾經我以為我是個不被了解的怪人,但有的人根本是從另一個星球來的。當我們習慣用「比較」來獲得「價值」的時候,下場就只有迷失。

 

那是我第一次這麼用力去追求成功,又摔個粉碎。

 

我的學業成績在班上並不優異,運動表現也不如他人,於是我把所有心力投注在社團活動上面,憑藉著天生的開朗和不怕死的衝勁,當上了社長,正當覺得自己終於獲得了一點成就的時候,卻又因為無法好好與人群溝通,沒有自己真正的核心思想,滿腦著只想著登上山頂,卻從未想過,在如此稀薄的空氣當中,我筋疲力竭卻不知所措,用盡了全力卻成了最糟糕的那個嚮導,趴倒在地之後也只是靜靜地望著夥伴們逐漸遠去,在大家的心中,我比一個陌生人都還不如。

 

我才發現,我不知道我自己在為了什麼而努力,於是我不停逃避。

 

高中的我,也還不敢踏出匿名的保護裡,只有在奇摩家族和拓網交友裡,用著虛假的化名,和陌生的男孩們聊天互相聊表安慰,但有兩個人,一直烙印在我心中,他們都姓蔡。第一位蔡先生是我第一個見面的網友,因為是同一所學校的學長,就終於鼓起了勇氣,但是任何細節我都已經想不起來了,而第二位蔡先生,就是透過第一位蔡先生認識的,他也是學長,但不同的是,這位蔡先生非常帥又可愛,雖然是個異男,卻也和我愛恨糾葛了好幾年,時不時就能收到他寄來的明信片,雖然總是沒有什麼營養的內容,最後一次聯絡的時候他還在某學校裡當替代役,也不知道現在過得好不好。

 

喔對了,他算是第一個,我鼓起勇氣告白的男生吧。

 

 

而真正讓我第一次嘗到心碎滋味的,是R先生。

 

R是我大學同學,應該很多人都知道我們的事情,因為在我大一的時候,我們兩個都還算是滿邊緣的,尤其R先生狀況更明顯,他那時候非常熱衷於魔獸世界,常常一個不小心就翹課,他可能不記得了,但我那時候應該是把所有青春校園劇情中的殷勤都獻過一遍了。他從外地來台北念書,說很想吃手作便當,我就立刻開始計畫,除了前一天晚上逛菜市場苦思著他可能會喜歡吃什麼,當天更是起了個大早,我那時候根本沒有想到後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只是很努力地付出,以為這樣就會有結果。

 

他想上課時幫他佔位子,不想上課時筆記借他抄,然後他就死會了。

 

我不方便於此描述他人的感情,但他們在一起的當下我還沒有醒來,我甚至覺得他能夠幸福真是太好了,跟他的男友也是打成一片,成為跟他們兩個人都很要好的存在,從追求者轉職成超級好友的身分活在他們的世界裡面。也許心中還是存著壞念頭吧,覺得他們的關係可能不會長久,當我在夜裡不斷浮現出這個念頭的時候,我覺得這樣的自己真的是完全沒有資格,說自己是他最好的朋友,如果我是,我就應該要好好地陪著他們,而不是在某個看不見的角落裡吃醋。

 

於是我選擇一個人過聖誕節,用痛徹心扉地大哭洗掉他給的一切。

 

在那之後,與他們道別之後的夜裡就不再一個人哭泣了,祝福也都是真心真意,更能夠看見他們之間的盲點和問題,耐心地幫助他們溝通和互相理解,但是好景不常,最後在一些無法跨越的事情上面終究得不到結論,要分開的那個時候我也是一直陪在旁邊,聽著兩個人把一段感情說成兩段坎坷,聽著聽著,天就亮了,聽著聽著。

 

我就跟R先生的這位無緣的男友,在一起了。

 

 

 

 

 

 

 

 

 

 

我跟那32封信件的主人,終於碰面了。

 

儘管車站大廳裡的人來人往如此嘈雜,但是那張熟悉的臉我一眼就認了出來,十二年的歲月彷彿無視他的存在,幾乎沒有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他的工作相當繁忙,百忙之中才抽了個縫隙和我一起用餐,兩個小時之後,他必須再繼續踏上下一班列車離去。在餐廳裡一個安靜的角落中坐定之後,他一開口,就是一個新的世界。他是個事業有成的成熟男性,在自己的專業領域裡發光發熱,但是一旦聊到感情的事情,又展現出相當溫柔細膩的那一面。

 

我才知道,原來他跟哥哥的緣分,說來也並不長。

 

在他的眼中,小維是個話不多、對自己很沒有自信的人。他們相遇的時候,他其實並不打算開始一段新的關係,但那時還在念高中的哥哥卻相當殷勤,每天到他公司探班不說,還必定會帶上一封手寫的信或是小小的禮物。就這麼守候數日,讓他平靜的心也不禁起了漣漪,那是段浪漫的時光,每一天的相聚時間雖然不多,但一封封手寫的信件就是一幕幕浪漫的分鏡,看著彼此從生硬的問候到輕聲的耳語,收斂的感情也逐漸被暈開。

 

就在野火即將燎原之際,信件裡出現了另一個人的名字。隨後,信件的來往便嘎然而止,在多愁的十月深秋。

 

他向我清楚交代了,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聽完之後並沒有想責怪誰,只覺得愛情真的好難啊。到底手上的這一個是不是永遠?下一個會不會更完美?你的心和我的心配成一對之後,還能夠容許另一顆心遙遙相望嗎?但哥哥阿,為何你總要在明知會摔個粉碎的狀態下,卻還是用力攀上懸崖呢……

 

 

 

 

 

 

 

 

 

 

 

 

 

他給了我一個隨身碟,告訴我裡面有哥哥的照片。

 

我也把那32封信按照時間順序排列整齊,放進了封存它們長達八年的牛皮紙袋裡,交給了他。

 

「你要把這些信還給我嗎?」他露出驚訝的表情

『會再碰面的吧,要還你隨身碟的時候。』我給了他一個微笑

 

他看似隨意地揀選了幾封信件出來閱讀,有點靦腆地跟我分享那些被他夾在信件當中的他的照片。他說歲月真是不饒人,我故意裝了點可愛回他:才不會咧,終於讓那股尷尬的氣氛緩和了一些。後來話題轉到了我身上,他很好奇為什麼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會想要跟差了不只一輪的他見面。我向他說明了我現在和家人相處的情況,以及希望藉由這樣的契機和書寫,來拉近我和父母已經太遙遠的心靈距離。

 

雖然他只是靜靜地聽我說,但我卻感覺到自己越說越嘴軟。

 

說穿了不管我再怎麼努力,過去的事情不會改變,未來的冷戰也咫尺不遠,我假設我的父母能夠透過這些文字來了解我,但,即使僥倖真的讓我把這些零散的文字編纂成冊,我是否真的有勇氣,把這本說是要寫給他們看的書,拿給他們看呢?我不知道,應該說我覺得我不敢。即使在大家的面前活得這麼坦然,我卻至今沒有那麼一次,正面地回答過父母任何關於性向的問題,我們都活在自己給自己的幻想裡面,期待對方可以讓步。

 

還有另一個我真正懷疑我自己的原因:距離碰面已一個多禮拜過去,至今我還是沒有讀取他給我的隨身碟。我覺得我不是不敢,精準地來說應該是不想,即便都已經到了正在書寫的這一刻,我好像還是沒有辦法原諒他所帶來的那些傷害,就像一個已經分手多年的舊情人,無論時間再怎麼稀釋,淚水始終還是那麼鹹。

 

我才恍然大悟,我根本也沒有我自己想像中,那麼無所謂。

 

 

 

 

 

 

 

 

他同時也是我的初戀男友,L先生。

 

即使記憶力超群如我,也完全想不起來,L先生到底是怎麼從R先生的手中過渡到我的懷中的,我只記得當初顧慮著R的感受,我們的戀情完全無法公開,但不得不說,L先生真的是個保密高手,他厲害到就連我們都已經分手了,身邊許多朋友都還不知道我們在一起過。

 

在一起三個月又二十三天,忘記他卻花了六年。

 

我做了一個很壞的示範,在分手之後,我把美好的那些回憶都不知道收到哪個角落去了,收得太過隱密導致我現在完全找不回來,我只記得他很喜歡吃一間連鎖餐廳,而我們曾經立志要把全台灣的每一家都吃過一遍,但印象中就連台北市的都還沒吃完吧。還有一次,我要回三峽的老家,他騎著腳踏車要在我去捷運站,但是離情依依的狀態下,本來只說好要送到西門,後來加碼送到龍山寺,但是他不知哪來的傻勁,就說要送我過橋,要騎去江子翠。

 

結果就迷路了。

 

那時候的我們都還沒有智慧型手機,只能靠著非常沒有根據的第六感,和我些微薄弱的印象,最後總算是有驚無險地抵達了新埔站,時間已經超過十一點,最後他把腳踏車丟在新埔,坐捷運回家。那時候居然還覺得很浪漫啊!回想起來根本覺得我是被鬼附身了吧,我現在的男友敢讓我那樣涉險的話,脖子還不趕快洗乾淨,等著被摘下來!

 

但這也是我最感謝L先生的地方,他讓我看清楚我在愛情裡有多盲目。

創作者介紹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Hytur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m
  • 推!是穿插自己與小維的故事嗎?剛開始沒有意會過來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