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為跟學弟聚餐,回家的時候就順路繞去公園,
    在公園長廊旁的大廣場上,有一群人在放煙火,煙火的聲
    音其實滿大的,近距離地看也真的很漂亮,但只怕砲管一
    倒,朝著不知道哪個倒楣鬼的方向射去就尷尬了。

        「想射了耶,要射草叢嗎?」
        『當然是吃掉阿。』

        砰!第一位黑吊嘎肉壯男滿意地離開了。

        煙火沒有停下來,反而越放越密集,密集到我開始起
    疑,難道是像驅趕年獸一般,他們知道草叢裏面有許多不
    能見光的勾當,所以才用一發發的煙火,作為示警嗎?但
    這方法未免太間接而昂貴了吧。我在心中暗自笑著我自己
    的迂。

        「你今天有想射嗎?」
        『有阿有阿,但煙火的聲音一直讓我分心。』

        隨著節奏越來越高昂,圍觀的群眾也越來越多,似乎
    完全沒有起到驅趕的效果,反而完全是助興的狀態,我望
    著有點距離的彼端,不停射出火花的炮台基座,腦中竟浮
    現了方才那位黑掉嘎男熱情四射的表演。

        『阿阿阿,阿。』
        「(舔舐聲)」

        舔拭的聲音是我的想像啦,畢竟在砲聲隆隆的公園是
    很難聽見這麼細膩的聲音的,我感覺自己也只是整場夏祭
    裡的某一棒次,在清爽的晚風之中,貢獻了一發煙火,從
    最深層的慾望裡出發,穿過濕潤的某個關口,打入某個期
    待被滿足的靈魂之中。

創作者介紹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Hytur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