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水浴場離開之後,因為兩個人都只穿一件泳褲 (他的應該算是內褲),一起進入更衣室之後,我立刻把他抱住,打開浴室的蓮蓬頭,讓水花灑在我跟他的髮梢,一路流過我們的臉龐、頸間,最後在我們的胸間匯流,流向雄起的兩座山丘。

 

        我們不急,就這樣靜靜地感受時間順著水流,像是被我們揮霍的青春一般,原本的冰冷的水珠被炙熱的慾望加熱,卻又在沸騰之前墜落地面,在黑暗的下水道裡再次恢復冰冷。我把我的右手從他的臀部移到了他的胸部,他的心跳非常平靜,彷彿正在發生的一切早已如他的預料,我笑了一下,像是握著一顆好不容易獲得的蘋果,我擦了擦他的奶頭,開始吸吮。

 

        我們很安靜,整個浴場裡面只有一柱水聲,燃燒的慾望沉默地蔓延,我想要更多。從沙灘上帶來的砂粒讓每一次的觸摸都變得粗糙而狂野,和我的溫柔細膩呈現強烈的對比,我們為彼此褪去最後一道阻礙,終於,我又再次和這隻巨獸再次零距離相見。

 

        我輕輕地為他洗去砂粒,仔細地翻開覆蓋的皮,但是洗著洗著。發現它已悄悄地腫脹到無法把皮包覆回去的程度,我跪在地上看了一下他,然後輕輕地把他含進嘴裡。我永遠記得那個口感,因為不停落下的水柱,使得一入口的時候是如此地冰冷,就像剛認識Wei的時候一樣,幾乎難以感受到他的情緒。但是經過溫柔地舔舐和包覆之後,漸漸能感受到那股溫暖,心中是激動的,因為我的溫度穿過了那層冰冷,和他從內發出的暖流會合,在我的口中交會。

 

        他的很鹹,不是因為海水的關係,是因為不停泌流而出的愛液,這隻沉睡了一天的巨獸在這個時候給我十分激動的回應,這股鹹澀像是毒藥一般,我開始發了狂地想要更多,我從他健壯的小腿開始一路往上,大腿、腹肌、胸肌全不錯過,像是搜身一般貪婪地享受著他的肉體,唯一不變的是我的嘴,已經捨不得離開他粗大而炙熱的肉棒。

 

        他清洗得差不多的時候,換我接受服務了。這個部分的記憶相當片段,因為我腦中都還是念念不忘他的爆筋粗屌,但是他從下往上的視線,還有我的肉棒在他嘴邊,映著他的帥氣臉龐,真的很帥。尤其是當不停落下的水花使他無法抬頭看我,我撥了撥他的頭髮,為他擦去他臉上的水珠的時候,我知道,這會是永生難忘的瞬間。

 

        最後阻止我們的,是我害怕我們又再次錯過火車所設的鬧鐘,好險有使我們恢復理智的最後防線,要不然,就沒有最後在火車上的激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