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在夏天的一開始偷了點空閒去日本玩,選沖繩的
    原因不外乎是南國風情以及許多的免稅店,非常適合
    酷愛夏天和血拚的我,再加上這次有段不錯的奇遇,
    就來跟大家分享囉~

        首先是gay spot,要跟大家更新一下資訊,大家
    比較常去,資訊也比較多的 Bulk/Zoltus結束營業了
    ,只剩下以中老年為主的 Pineapple House,非常殘
    念的消息。再來根據當地人的推薦,最多 gay bar的
    地方是銜接著國際通的櫻,但由於每個人的屬性和
    調性不同,推薦的店家也不同,就留給大家慢慢探險
    囉。

----------以下是奇遇記-----------

        奇遇的大綱是:我扮演一個入侵民宅的癡漢,壓
    制了一個在黑暗中全裸的男人。

        夠奇遇了吧!就來說說事情的始末吧。

        到了日本,最好用的gayAPP不用說,當然是九獸
    (9monsters) ,一大開就是滿滿的日本菜,雖然不像
    之前來日本的時候一樣大聊特聊,但這次還是有稍微
    在自介上面提到我從台灣來玩以及會說日語。之前的
    經驗是日本人並不好約,在短時間內很難取得信任,
    他們習慣的方式是:當他們要到一個地方旅遊之前,
    他們會提前個三到五天,就先跳躍位置到當地,去找
    當地人聊天,沒有做這個動作的我,大概就只是跟大
    家瞎聊,就當作是打聽情報 (上面的情報就是這樣打
    聽和綜合出來的)

        到了我要回台灣的前一晚,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該天自由行,很早就回到飯店休息,但是就這樣
    結束又覺得有點太浪費,就開始進行直球策略。

        1. 廣發問候訊息給附近的日本人
           はじめまして、台湾のクロです。
        2. 不要主動問對方的名字或是其他個人資料,以免打草驚蛇
        3. 瞎聊幾句之後直接丟直球。
           失礼ですが、ストレートにいきたいです。
        4. 這時候還願意回你訊息的就很有機會了,通
           常就會問你想要幹嘛,你就可以直接開始約。
           在此推薦一個很有用的句子:
           "一人暮らしですか"= 你一個人生活嗎 = 自住嗎?

        結果我居然收到了這樣的邀約(幫大家翻成中文)
        「眼睛蒙著在黑暗中等你可以嗎?」
        『嗯? 什麼意思?』
        「就是我把自己眼睛蒙著,房間也都不開燈,大
    門沒鎖,你就自己進來。」
        『ㄟ~~~~~?!』
        「果然很奇怪對吧,還是不要好了。」
        『不不不不,這非常好,我是很驚訝沒錯,但是
    是好的那種』
        「不會覺得我很奇怪嗎?」
        『完全不會喔,告訴我地址的話我就能找得到。』
        「(他的地址)」
        『離我住的地方滿近的阿,我可以走路過去。』
        「...還是不要吧。」
        『安心吧,我會好好對待你的。』
        「那就...麻煩你了。」

        夭壽喔,這是什麼情況,在台灣都沒玩過這種了
    ,來日本居然約到這種的,一口氣解鎖太多成就了吧,
    但是抱持著天不怕地不怕的心理,我還是赴約了。按照
    google地圖找到了指定的公寓,這時我心想,萬一門打
    不開,我不是立馬變成小偷了嗎?這時候心裡也想到搞
    不好會被仙人跳?於是我觀望了一下四周,決定把我的
    錢包和手機藏在我的鞋子裡面。

        門,真的沒鎖。

        打開進去房內非常黑暗,只能透過路燈的光稍微看
    到室內的輪廓,等到眼睛稍微適應之後,映入眼簾是兩
    個門,幹,怎麼這麼像恐怖遊戲啦,我先選擇不開門,
    往左邊的通道走去,走到底是廚房,廚房右邊有個拉門
    ,幹,不要嚇我喔。

        拉門拉開,眼睛被蒙上的全裸男子,正翹著硬屌在
    房間的正中間,跪坐著等著被蹂躪。

        我一個箭步上前,從他的背面把他推倒,由於是設
    計好的情節,我用左手就輕鬆控制住了他的雙手,右手
    重重地拍打了他的屁股一下,他很用力地假裝想要掙脫
    ,嘴裡也發出驚嚇和不情願的叫聲,我很清楚眼前是個
    淫蕩的日本騷貨,一個引狼入室的騷貨。

        我先隔著褲子用我早就硬挺的下體頂著他說很久沒
    用的後穴,右手繼續在他的身上探索,他的身材非常精
    實,平常有游泳的習慣,往前一摸,果然一格一格相當
    分明,再繼續往下,肉棒的尖端早已汪洋一片。我彎下
    腰,在他的耳邊輕聲地說:

        『びしょびしょじゃない?』"這不是都濕了嗎"

        他別過頭去,但我知道這是叫我再繼續的意思,我
    把他翻了過來,牽著他的手來幫我脫褲子,褲子脫下來
    的瞬間,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我立刻用屌甩了他兩
    巴掌,那啪啪兩聲大到我自己也有點嚇到,但是不能怕
    ,立刻再把他的嘴壓開,直接頂到最深處。

        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反射神經在作用,但我還是執意
    頂在最深處,好讓那種被羞辱的感覺持續發酵,我的腳
    也沒閒著,穿著NIKESB的白長襪踩在濕潤的屌上,他終
    於忍不住發出了今天第一聲嬌喘。

        我覺得非常滿意並且乘勝追擊,用踩屌的那隻腳突
    然猛地把他踹倒在床上,並且蹲坐在他的臉上,蒙著眼
    睛的關係他一開始不知道我想幹嘛,直到我把陰囊靠近
    他的嘴唇的時候,他就像餓了許久的野狗一樣,開始瘋
    狂舔舐我的卵蛋,我時高時低地吊著他的胃口,他一旦
    想把頭抬高追著蛋蛋跑的時候,我就用屁股把他的頭壓
    回塌塌米上,把所有的主導權,都掌握得好好的,

        舔了一陣子之後我翻了正面,開始幹他的嘴。他的
    舌技真的不錯,在還算密集的抽插節奏裡,總能補上適
    當的刺激,讓人非常享受這個過程。

        『おいしいの?』「うん...」
        『うんってどういう意味?』「おいしいです。」
        『よしっ。』

        『好吃嗎?』「嗯...」我把屌拔出來。
        用有點生氣的口氣追問。
        『嗯,是什麼意思?』「好好吃。」
        『乖。』

        後來我一個興致來了,就用火車便當的姿勢把他抱
    了起來,開始進行假交配,結果他居然整個超級興奮,
    之前的矜持完全都不見了,開始放聲大聲地淫叫。各種
    斯溝已、其摸幾依依連發,就在我沒有注意到的時候,
    他就這樣射在我跟他的中間。

        在他射完之後我緩緩蹲坐下來,方便拿面紙清理,
    一邊清理,一邊跟他閒聊,內容大概是他剛分手,又隻
    身來到沖繩工作,工作還不到一年也沒交到什麼朋友,
    很寂寞。至於這樣的play也是第一次嘗試,我說他真的
    是很勇敢,我們兩個也是運氣都很好,才能安全無事地
    完成這件事情。後來也交換line了,希望之後還能夠有
    機會見面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宮
  • 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