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與會人員

        主糾:S
       
副糾:Kuro

        玩家:AlexChunMintKentNakuLefaDMKXG

 

        就在我的生日會結束沒多久之後,本來打算好好休息一段時間的我,接到了S的來訊。

 

       

 

        S辦活動的經驗不多,也算是滿樂天派的那種。我提供了很多意見給他參考,雖然有點擔心他,但既然主糾是他,大小事情也都還是讓S自己決定,我主要就是幫他找些優質的參加者來玩。

 

       

 

        活動前是真的滿擔心的,一方面因為我的個性比較一板一眼,很擔心各種突發狀況,另一方面是因為我邀請了我的朋友來玩,我不希望我的朋友感覺到不開心。所以在前一天還特別叮嚀S要記得發行前通知,也不忘幫S看看注意事項的部分。

--
12/9
桌遊趴行前通知:

時間:13:0018:00

地點:(自主規制)

注意事項:

1.禁止攜帶違法物品

2.可帶自己的桌遊一同分享

3.保險套請自備

4.其他道具(繩子等)請自備

5.內有淋浴間,請自備毛巾

6.請配合玩桌遊

7.禁止拍照,四點半會不露臉合照

--

 

        活動當天,我是第一個抵達現場的,立刻開始確認周遭環境,雖然不是主糾但卻還是有職業病,隨著玩家漸漸抵達現場,主糾因為私人因素有些耽誤,我便很自然地開始招呼大家,就像反射動作一樣,開始帶大家互相認識。

        今天S準備了不少桌遊,X也有帶桌遊來,第一款玩的桌遊是「犯人在跳舞」(詳細遊戲規則請往:http://phantasiatw.pixnet.net/blog/post/114626111),大家幾乎都是在沒玩過的狀態下參與遊戲,好處是大家平起平坐,壞處就是氣氛一開始會有點低迷和不知道在衝三小的感覺。第一輪就在還有點陌生的狀況下抓到犯人了,於是Lefa就脫了一件。

 

        這其實是一款應該要夾雜很多垃圾話在裡面才會好玩的遊戲,於是迅速掌握遊戲規則的我,開始順勢帶起風向,引誘大家一起跟我說很多屁話,其中更有一輪在我的成功操作之下,讓犯人獨贏,於是除了Mint被我保護之外,包含我自己在內,所有人都脫到快要全裸了。

        下一局,我又只差一步就可以讓犯人獨贏,只要犯人贏了,瞬間就會有7人全裸,結果沒想到Alex一個誘導,我就太早暴露身分,最後變成只有我跟Mint獨敗,本來還覺得很可惜的,但以最後的結果來說,這樣的演變其實好像反而不賴,在又經過兩局後,在這樣的氛圍之下犯人真的很難獲勝,於是Kent、我、Lefa相繼全裸後先行退場。

 

我們先移動到了場邊的按摩床,我開始幫Kent按摩,Kent則一邊撫摸著坐在旁邊的Lefa,一邊和我聊著最近生活中的瑣事,KentLefa都很敏感,一個是最強的矛,就算射完了也可以馬上再硬起來,再幹下一個;另一個是最強的盾,在每一次的多P活動裡從沒有敗下陣來,持久耐幹到最後,而被夾在中間的我就是最好的轉接與緩衝,充分享受兩方帶來的愉悅,這兩位是我口袋裡珍藏的寶物。所以也算是緣分吧,居然是我們三個最佳的組合先做為火種,準備點燃全場的慾望。

        不久之後,其他人終於發現今天其實根本不是來打桌遊的,現場的燈光從日光燈切換成了小夜燈,但是我的嘴跟我的屌早就忙得不可開交了,Kent的屌被我舔得濕潤紅亮,在微光中也是堅挺可口,Lefa的穴則是被我的淫水弄得不要不要的,每一個人都懷疑我是不是幹進去了,因為我的屌在他的股溝移動時,會不時發出噗嗤噗哧的水聲。

 

好了,火已經生好了,去燃燒全場吧!

 

由於禁止拍照,我沒有辦法用照片回想細節,但是現場就是個比三溫暖暗房還要亮一點點而已的光景,沒有一個人是閒著的,因為能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想吃屌就有屌吃,想被幹就自己拿套子套住想吃的屌。現場也有狗狗和繩師,空間裡還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鏡,我走到與大家有點距離的地方,看著人肉橫陳的現場,頓時覺得身心靈都受到無限的療癒。

這時候一個溫暖壯碩的身體從後方抱了上來,是Kent

「怎麼一個人跑到這邊?」『沒有阿,覺得這樣很開心。』

「真的嗎? 不想要更開心嗎?」我感受到後方的巨物。

『當然想,有誰會不想呢?』

        Kent17/5,上一次被他幹的時候,我雖然已經有暖身,但還是不誇張,我真的是哭著求饒,超熱超硬,而且又很持久,最後是因為覺得肚子裡真的太多氣體了才放我一馬,這次我完全沒有暖身,但已經做好要壞掉了的心理準備,我請Kent躺在落地鏡前的地板,我開始緩緩坐上去,痛,真的痛,但這是每個零都知道的必經過程,雖然知道在這之後就是天堂,但這段地獄時間可長可短,每次都祈禱能快快結束。

 

真的好痛,我一個忍不住就把小Kent擠出來了,我摸了摸Kent的大胸肌,吻了吻Kent柔軟厚實的雙唇,我知道,再來個一兩輪,我一定可以的,於是我鼓起勇氣再度坐上巨物,結果出乎意料,這次居然一口氣把整根吃進去了。我聽見Kent發出愉悅的低吼,那對他是一種征服和勝利的歡呼,對我則是一種被征服的安全感。他的腰部開始抽送,我配合著他的節奏,讓整體抽插的距離和爽度能夠最大化。我們在落地鏡前換了好多姿式,傳教士、狗爬式,甚至還玩了火車便當,我整個沉醉在他優異的性能力和壯碩的體魄之中。

 

但是我知道,這麼優秀的寶物,我不能私藏。

『你射一發給我,就可以趕快再去幹其他人。』

「好啊,那你等下要幫我洗澡。」

 

我們換成了他最愛的狗爬式,他從背後抱著我的腰一直幹,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喘息一直落在我的肩胛骨之間,鬍渣則像是幫我搔背一樣,溫柔而有節奏地刺激著我的感官和一切,他不是那種會大聲嚷嚷的人,但這種含蓄低穩的節奏更是令我陶醉,他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我知道他已經全部都給我了。

 

他癱軟在我的背上,但分身卻還是極度堅硬地在我的身體裡,他抱著我像是在獎勵我一樣,於是我們就躲在小小的角落裡,紀錄屬於我們的時光。

 

他好像滿喜歡我幫他洗澡的樣子,這次已經是我第三次幫他洗澡,我總是會在他的粗壯手臂和壯碩胸肌停留許久,但最期待的還是幫他洗大腿小腿,因為同時還可以用嘴巴幫他洗洗小Kent,也許他喜歡我幫他洗澡的原因,是因為洗澡的時候他除了可以放鬆和休息之外,在我的服務之下,他馬上又可以提槍上陣,再戰下一回合。

 

正當我雙手環著Kent,上下幫Kent搓洗的時候,D進來浴室了,他從背後抱了上來,問說:「可以嗎?」我看了看KentKent說:「可以啊,好像很刺激。」於是我就一邊幫Kent洗澡,一邊讓D從後面進入才剛被Kent肆虐過的穴,D很驚訝,因為他以為剛被幹完應該會很鬆,但是殊不知我對於後穴的控制還是小有研究,鬆緊收放之間,就讓D欲仙欲死,而令我最享受的是,我緊抱著Kent,當著Kent的面讓他看到我被別人幹,他的興奮和成就感更是溢於言表, 隨後D也癱軟在我的背上了,雖然是我被注射,但是麻醉的卻是對方,這種感覺真是令人受不了。我喜歡這種大家都覺得我是玩具,能恣意取用的感覺。這種精神上的成就感,才是令人永遠戒不掉的癮。

 

走出浴室之後,我看著已經不知道是以什麼結構環環相扣的男體們,毫不忌諱地發出自己最愉悅的吼叫聲,因為這時候所有的羞恥和道德觀都不復存在,讓最純粹的本能帶著自己前進吧。

 

我穿好衣服之後,在馬車變回南瓜之前,頭也不回地離開派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