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老大,可以幫我開嗎?」

 

  前些日子的田徑男子合宿取消了,原因是因為大家的時間都相當難以兜攏,以後這種徵求範圍如此侷限的活動,應該會用別的方式辦理報名。但是因禍得福的是認識了許多不只田徑的優秀運動男子,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柔道男子。

 

  柔道男子相當體格相當優秀,而且最和我一拍即合的地方是,我們都喜歡多人性愛和暴露式性愛,只要在確認安全無虞的狀況下,很享受有觀眾在觀看我們的那種刺激感。柔道男子是在TUMBLR上自己主動敲我的,因為他想問看看,不是田徑男子是不是也能參加合宿,在一路的談話過程當中,我感受到了他強大的慾望,真的是一塊不可多得的璞玉。

 

  他陽光、他憨厚、他的談話中帶有一絲稚氣和刻意壓抑的興奮,和他對話是愉快的,因為我總能猜到他的話裡藏了什麼,即使他還沒把他的話說完,我就能說出他想聽到的答案,讓他一步一步,走進我的懷抱裡。他是純1,任誰來看都不會懷疑的那種鐵1,即使到今天,我也願意相信,我會是那第一個成功挑戰他的人。

 

  「小黑很會幹人嗎?」

  『嗯,算是吧,而且我自己是0轉1,還算是有些心得。』

  「那小黑都怎麼幹人的阿?」我已經聞到神奇的味道,但我故作沒發現。

  『其實如果是怕痛的受,手指的技巧就很重要。』

  「那,手指的技巧是?」

  『其實大部分的受都滿享受磨穴的,可以先用龜頭磨磨穴,再改用指腹,來回交換按摩穴外,再輕輕增加向內施壓的力道。有個很重要的部位叫做齒狀線,在超過那圈禁地之前,基本上都可以輕鬆寫意地自由發揮。』

  「齒狀線?」

  『學理上的定義自己去google,在性愛上那就是你肛門裡緊緊的一圈,它提供了TOP大量的爽感來源,但也因此是痛楚和傷口好發的位置,大概位在半個龜頭到一個龜頭左右的深處。』

  「所以呢?」

  『在面對很怕痛或是第一次被開的穴,在齒狀線前的暖身就要多花心思一些,我通常會讓龜頭多停留在穴口,讓受更容易想像穴被貫通的快感,而好好地放鬆。』

  『然後不時地用龜頭前端去試探齒狀線,這時候地親吻跟愛撫也不能停下來,只要受越能進入被征服的快感中,痛楚就越少,爽感就越多。』

 

  我看他遲遲沒有回話,於是我想應該是最後出招的時候了,但就在我要開口之前。

       

  「那黑老大,可以幫我開嗎?」

  『當然可以啊。』正當我想繼續說下去的時侯。

  「被老大開完之後,可以讓老大的其他朋友來幹我嗎?」

  除了嘆為觀止,更是覺得開發了一片新天地,但還是要理智勸說。

  『可以是可以,但是如果你真的這麼怕痛,最好是我們多練習幾次,你再找其他人來,狀況如果差的話,可能要開個兩三次才會慢慢習慣。』

  「好

  『我相信你可以的,因為你有一個願望在支持著你努力,過程中雖然可能會有點辛苦,但是我們可以一起加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變成熱血動漫的台詞,但我是發自內心的。

  「那,黑老大想要怎麼玩我?」

 

 

  剛進房間的他看起來還有點緊張,但這樣的場景我已經滾瓜爛熟,我微笑地示意他坐在床邊,一邊聊著些不經意的話題,一邊褪去他的上衣,他壯碩厚實的胸膛馬上彈了出來,他的乳頭還算敏感,假裝不經意劃過時,也能感受到他肢體的些微顫抖。我把自己的上衣也褪去之後,從正面給他一個擁抱,用彼此的胸膛感受對方的心跳,緊貼然後下壓,我把他推倒在床上之後,開始褪去他的褲子。

 

  他穿著很合身的運動短褲,其實就算不脫下,褲襠裡的怪獸也早就快要失控,隔著一件淫蕩的後空內褲,淫液已經突破最後一道防線,像初春的朝露,呈現完美的球形。我故意讓他繼續穿著白襪,作為我源源不絕的快感來源,這時我終於吻上他那厚實誘人的雙唇,順勢將我的左手伸向今天的主菜,那從未被開發的秘境。

 

  當我抵達灌木叢的時候,他顯得不太習慣,臉上雖然沒有任何不悅的表情,但是從他的肌肉不自然緊繃我可以感覺到,他正在害怕我所做的一切,於是我只是輕輕地在穴口打了聲招呼之後,就一時撤退了。這時他反而露出了一些些失望的神情,但我立刻在他耳邊說:『你還沒準備好,但我會幫你。』

 

  我把他整個人扶上床,我們以正面互跪的的方式在床上擁抱,他給的感情太含蓄,讓我有點不開心,我渴望的是更緊更深的擁抱,我把他的手從我的腰間掇起,順勢反折到他的身後:『我要開始了。』我把他的雙手綁好,戴上眼罩,準備開始大鬧一翻。

  首先是點狀的刺激與放置,這時候我只給予少量而短暫的刺激,大部分的時間只把他丟在黑暗和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恐懼當中,我時而蹂躪他的奶頭,時而輕咬他的耳朵,踩一踩他那脹到不行的屌,當然,也順勢在他的後穴塗了滿滿的潤滑,我把原本機械式而快捷的性愛拉得很長,讓冰涼的潤滑提醒他後穴才是今天的重點,我用手指在馬眼和屁眼同步畫圈,用一樣的輕重和一樣的節奏,試著讓馬眼的爽感同步成屁眼的快感連線。

 

  這時他的屌已經脹到突破內褲的鬆緊帶,鮮豔的龜頭整個滿了出來,內褲瞬間退位成為一個新的輔助縛具,捆住他的莖部,讓充血更加完整,我非常滿意。我從他的龜頭頂端擠上了大量的潤滑,就像在大火上的鐵板淋上香醇的醬汁,那冰涼的滋潤碰到他炙熱的肉棒,便從他口中呼出了最棒的聲響,我彷彿可以看見水蒸氣,其中蘊含著他最後一絲的理性。

 

  我開始用我的手包覆著他的龜頭玩弄,他跟我一樣割了包皮,壞處就是由於平常都暴露在外,導致敏感度降低,但好處就是,沒有了包皮的保護,不管是哪一種手勢、哪一種方向的活塞和招式,這顆鮮嫩欲滴的龜頭都得照單全收。我的左手當然也沒有就此閒著,我一開始先在他的側邊,用我的右手不停地讓他的慾望衝高,同時也用我的左手,在他的秘境趁機肆虐。

 

  就像在玩一場攻略遊戲一樣,在還沒成功進入狀態以前。右手的刺激會增加性慾,但左手的刺激會減少性慾,但是隨著前後節奏交替行進,慢慢地他的情慾和肉體都到達飽和狀態,左手的刺激開始不再降低性慾時,我用沾滿潤滑的右手搓了搓剛才一直被晾在旁邊的小小黑,嗯,狀態不錯,該你上了。

 

  我繞到了他的背後,稍微把他的手銬解開,但是又馬上在他的後腦勺的位置重新鎖上,我用膝蓋把他的雙腳有點強硬地撥開,然後一個向前,我的右手在他的屌上,左手在他的左乳上,嘴巴舔拭著他的耳垂,而我的龜頭,已經在他的穴上抵著,就像有人拿著槍從背後把你壓在牆上,但我知道這樣的壓迫,是他夢寐以求的。

 

  正如我所預言,我用我的龜頭畫圓磨穴,幾圈之後改用指腹,來回交換按摩穴外,再輕輕增加向內施壓的力道。如果一直使用指頭的話反而會讓受很緊張,適時地切換龜頭,那溫熱而柔軟的接觸,才是心理快感的真正來源。進入的時候,龜頭的深度大概只能沒入三分之一就要收手,但是手指可以一次比一次放肆,從一根指節慢慢到一根手指,最後最多就是兩根手指的一個指節,因為這已經是在觸發齒狀線痛覺警報的邊緣了。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要在不知不覺之中,一直把龜頭推到很接近齒狀線的地方再用力充血,用靜態的直徑擴張取代動態的衝撞擴張,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地放鬆齒狀線帶來的不適感,這時候手跟嘴也不能停,從背後的好處就是除了雙手能夠還抱對方,消除緊張之外,藉由胸部與對方背部的接觸,也能開啟對方心靈上的快感開關,讓對方更想要被你征服,而不是想要臨陣脫逃。

 

  他的喘息聲慢慢加劇,但我知道這是好事,他已經覺得他準備好了,而我也在隨時準備要突破那一道防線,有經驗的TOP就知道,過了這一圈,後面就是可以自由進出的快樂天堂了,所以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過於急躁,如果不小心受傷就搞砸了。我讓自已的龜頭停在齒狀線前,並且試圖前後移動去感受齒狀線的收縮,我捏了捏他的臀部,真的很翹,其實我早就忍不住想要把他玩壞,可是卻又害怕讓到手的獵物飛了。

 

  正當我還在等待時機的時候,冷不防地,他自己把屁股往後頂了。

 

  我們兩個同時都發出了驚呼的聲音,因為這個瞬間是多麼爽快而值得紀念,當我的龜頭穿過那道防線之後,裡面是極度溫暖的未知領域,腸道是如此的羞澀而包覆感十足,對他來說,我硬挺的肉棒在他的體內也是全新的感官享受,雖然每個第一次被開的人,最後的感想幾乎都是「奇怪的感覺」,但是從他的肢體我可以感受到,關於這一刻,他其實在心中早已排練許久,所以當我們緊密交合的時候,我們同時從心底發出歡呼。我卸下了他的眼罩和手銬,並且順勢把他推倒在床上,讓他呈現趴跪的姿勢,這時候我終於清楚地看見,我的屌就插在他的穴內。

 

  『你要不要看看你自己的淫穴現在是什麼模樣?』我拍了一張我們交合的特寫照片給他看,他只看了一眼就羞赧到不行,把自己的臉趕緊埋進枕頭裡。

 

  『你這樣我不知道你是開心還是不開心喔,但是我,很開心。』我一邊講一邊幫我的屌充血,他也隨著我的充血節奏發出低沉的悶哼聲,直到他對我的充血慢慢地不再有反應的時候,我開始緩慢地前後抽插,所謂的緩慢,是真的極度緩慢,我輕輕地把整根屌拔到只剩半個龜頭還在穴內,再慢慢地整根完全進入,每一次沒入都讓自己的腹部緊緊地貼在他的翹臀上,旋轉並尋找,最適合的角度和最舒服的方向。

 

  隨著他的喘息聲,我開始慢慢加快我的速度,眼前的景象讓我不需要任何藥物的幫助,就能嗨到失去理智一樣,尤其當我的手握到他穿著白襪的腳踝的時候,我完全失控,一心一意,只想要在這個溫暖的腔體裡,炸射我為他所累積的所有慾望,不行,可是還不行,在聽見他崩壞的求救之前,我不能先結束,但是阿阿阿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肌肉放肆地收縮著,像是要把所有的語言和感情都用罄,一股腦兒全部透過炙熱的液體,直達他最深最深的秘境。

 

  『抱歉,我沒有想到裡面這麼舒服

  「沒有關係,反正下次在找多一點人,就沒問題啦。」

 

  他的笑容還是那麼的陽光無邪,憨厚的表情下住著惹人憐愛的惡魔,我的屌還是捨不得離開這個溫暖的南方,我趴在他的背上,抱著揉著他的胸部,一邊想像著下一次的風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 訪客
  • 看到我也想試試看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