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今日,除了是感謝大家對我的喜愛之外,其實該發生的事情還是會發生,第21天是跟一對情侶約砲,跟我聯絡的是Bottom,他只告訴我他的地址,然後跟我說門沒鎖,要我自己開門進去,我大概就猜到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果然,門一打開,他們早就幹起來了,而且我從玄關就能看到臥房正在激戰,我默默地把自己脫到全裸,就加入他們的混戰中,這時候不分的價值就展現出來了,我成為三明治中的內餡,對他們兩個來說,只是換了一根屌或是換了一個穴,但對我來說,真是爽到翻天。

 

  但是因為他們很低調,所以沒有拍照攝影,就不獨立寫成文章了。

 

  到了第22天,一早起來發現我被爽約了,原因是因為他身體臨時不舒服,我沒有懷疑他,只是我開始擔心紀錄會不會就這樣停在21了呢….但是今天偏偏家裡又辦春酒,我一早就忙著幫忙準備酒水和菜餚,中午吃完之後,又要泡茶擺零嘴,跟親戚和兄弟姊妹們交流,過程雖然疲累但是開心,轉眼就已經晚上了……

 

  在回台北的客運上,我打開了某個不常用的app,封面是黑底和白色g字的,想說都沒用過,來用看看好了。就在快要抵達車站之前,我在app上輸入了「我是李小黑,某某車站廁所現約不囉嗦,藍帽綠鞋。」有一種把餌灑進海裡,一種極度不踏實的感覺。結果沒想到過了兩三分鐘,就已經有許多密語丟了過來,但是大部分都不是真的在車站附近,而是看到我是小黑而想從別的地方趕過來,或是想要直接把我約回家的。

 

  我到達車站之後,先把身上的大包小包都丟進置物櫃,希望這麼誠心誠意地投下香油錢之後,車站之神可以眷顧我,看我可憐給我好東西吃。但是這麼愚蠢的想法果然沒有靈驗,今天的廁所及其冷清,雖然有小貓兩三隻不停地交替,空氣中的情慾濃度卻遲遲沒有飽和,始終缺乏凝結成雨泛濫成河的濕度。大概忽悠了半個小時之後,契機出現了。

 

  他戴著黑色帽子、黑色短褲、黑色運動鞋,在夜色中卻顯得相當亮眼,我在廁所外跟他對看了兩眼之後,我決定發起攻勢,我先一步走進廁所裡,站在小便斗前開始擼槍,大約一分鐘後他走了進來,而且還站在我的隔壁,我一秒就硬了,想說天阿皇天不負苦心人,只見他也掏出他的屌來跟我一起擼。靠,目測有16/4,而且他也不時地把他的頭探過來看我早已硬到不行的肉棒,我想說這根本大中了!但是突然就在下一秒,他走向洗手台,洗完手,就匆匆地消逝在人群當中了。

 

  我當下內心充滿悔恨,每一次在公園跟公廁都是如此,雖然已經盡了全力,但總是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就讓原本以為可能的就消失在夜色之中。我立刻傳了訊息給我的狗狗,狗狗跟我說:「既然黑哥該做的都做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呀!」說來也是呢……與其繼續難過,還不如繼續努力向前走。

 

  但是說是這麼說,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一且彷彿靜止在這裡,除了有一對不知道在那裡就看上眼的,一進廁所就走進最裡面的隔間,激戰到我站在小便斗就可以聽見他們做到哪裡了的那種,整個車站的廁所也像是還沒開工一樣,讓我覺得極度沮喪,唯一有動靜的是我的手機電量越來越低,app上的訊息也都是些言不及義的回應。

 

  「回家吧,不要再去想那個沒意義的紀錄了。」有點不甘心地試著說服自己。我低著頭走出廁所,準備去置物櫃準備拿我的行李,這時候奇蹟發生了。

 

  他也戴著帽子,乾淨整潔的外表,穿著是簡單帥氣的風格,我一看到就覺得,這一定是今天最後的機會了,不把握的話,就真的只能回家睡覺了。我折了一個不自然的180度迴轉,跟他走進廁所。在空蕩蕩的廁所當中,我想都沒想就選了在他隔壁的小便斗,開始搓了起來,他的屌很美,龜頭很紅,而且粗度也相當令人喜歡,微微上翹的弧度更是令人心癢到不行。

 

  跟剛剛遇到黑帽男時的劇情如出一轍阿,我不可以再錯過了。

 

  我大膽地採取攻勢,我看著他,然後頭向著隔間的方向點了一下,示意邀請,這時候他居然回了一個超迷人的微笑之後,搖了搖頭。然後便開始把他的屌收回囊中,我當下真是又急又惱,想說怎麼會不管怎樣都無計可施。他並沒有洗手,而是直接走出了廁所,我當下心想,他應該不是對我沒有意思,而是還有其他的想法吧?但此刻我能做的,只能保持禮貌地守株待兔,畢竟如果換作是我,我也不會想被變態一直黏著。

 

  出了廁所之後,我一直保持著大約十步之遙的距離,尾隨在他的後面。他後來移動到了第二間廁所,我進去之後選了離他最遠的小便斗,他也只是看了看我,然後又離開了。在這樣的移動當中,我可以感受到他不時地回頭看我,我希望那是好的訊息,但我始終還是抱持著悲觀的態度,一邊做著樂觀的追求。第三間廁所裡空無一人,他一走進去就走了出來,落後了30秒左右的我就剛好在廁所門口跟他錯身,我不敢看他的眼神,我害怕我就又要失去機會了。最後他甚至沒有走進第四間廁所,只是在外面點起了菸,我看了看他,我知道他應該是在避著我,我像隻喪家犬般夾著尾巴獨自走了進去,看著空無一人又沒有隔間的小便斗們,內心卻意外地踏實,「可以回家了。」,我開始細數這22天來的激情畫面。

 

  正當我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他走進來了。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我甚至還來不及做出思考和判斷,只能一直順著自己的本能反應,他直直地走進了最深處的隔間,然後不鎖門。這正是我內心排演過不知道幾百遍,實際操練也不知道數十遍的場景。我勇敢地向前推開那扇虛掩的門,迎向我苦苦追尋所獲得的戰場。

 

  他身上有剛抽完的淡淡菸味,殘留在衣物纖維之間,在擁抱的時候分外明顯,我很喜歡。他的胸頂著我無法靠他太近,我於是一把抓了上去,真的好爽。我們互相磨蹭,互相舔舐,彼此十指不停來回探索,但我們很有默契,只是輕輕地啄著吻著,陌生地恰如其分。就連互相褪去衣物的時候,都像是未經人事的新婚夫妻一般,如此的小心呵護,像是怕傷害到對方一寸毛髮。

 

  直到我解開在他褲頭的最後一道枷鎖,方才離我咫尺天涯的那根肉棒終於再次出現在我面前。近看之後覺得更大了,而且因為興奮而泛紅的龜頭真的很亮眼,我從根部開始享受,慢慢往上,最後才一口含下這顆一年四季都是當旬的美味大草莓,我喜歡它充滿在我嘴裡的口感,我像個貪婪的孩子不停地吹舔著得來不易的棒棒糖,而他卻突然開口了:「你是李小黑嗎?」

 

  我比想像中地冷靜,我點了點頭,並且給了他一個微笑之後,我就繼續享受著他的肉棒,我想我當時應該是呈現一種「我的嘴很忙,現在沒有空跟你聊天。好嗎?」的狀態。他也露出了滿意的神情,開始忍不住撥弄著我的頭,我試著感覺來自他的腰際給的節奏,讓他能舒服地幹我的嘴,後來他又露出邪惡的笑容,問:「今天不拍影片嗎?」

 

  好啊,現在大家都比我大膽就是了。

 

  我完全就成為對方的戰利品的感覺了,但我完全不介意。每一次的約砲都像是互相佔有,我們都用了自己的某一部份去交換對方的另一部分,不管是誰攻誰受,所獲得的快感都是難以取代的、不分優劣的。那怕今天從頭到尾,你都只是把我當成你洩慾的工具,我也不在乎,因為我只要自己也有爽到翻天,那就是最棒的性愛。

 

  時間真的很短,我們沒能溫存太久,他的粗屌只是稍微拜訪了一下我的後穴,像是一個必要的儀式一般,因為我們相遇得太晚又迂迴得太多。後來又回到我一手玩他的屌,另一隻手擼我自己的屌,吹得正爽的時候,隔壁隔間傳來了一些動靜和聲響,他有點嚇到了,我都可以感受到屌稍微軟了一點,這時他才從我們的兩人世界中醒來,並且發現他快要錯過他預計的列車了,他溫柔地將跪在地上的我扶起,問我說:「你想要我射在你哪裡?」

 

  「裡面。 開玩笑的啦,射身上吧!」我露出了一個調皮的微笑
 

  ※影片請 上Xtube 搜尋 Hyturos※

 

  他的每一道精液都是如此地炙熱,雖然他今天狀態不好,但是卻還是紮紮實實地射了我滿身啊!我可以感受到熱流飛濺到我身上之後,又緩緩流下的那股觸感,被空氣冷卻之後再被我的體溫加熱,最後緩緩地變得透明而溼滑。我攢了攢我的胸口,一把撈起了大量的精液就往嘴裡送,真的好好吃……能夠在這樣的夜裡有這樣的享受真的太幸福了……

 

  在他清理自己之前,他很溫柔地先遞給我衛生紙,但我輕輕揮手拒絕了,他看了看我,我笑了笑,我便開始扭動我的身軀,任由我自己的十指在我自己的身上舞動,像是在跳鋼管艷舞一般,而於此同時,沒有被我吃掉的精液,就這樣抹平在我的身上,他驚訝地看著我說:「你真的很淫蕩。」

 

  「謝謝誇獎。」我點了個頭。

 

  最後我們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被沖散,但是上半身只穿了一件外套的我,就這樣直接坐上捷運,享受著他的氣味,緩緩睡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Q
  • 不好意四這影片密碼是被換掉惹嗎
  •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暫且把密碼拿掉了

    李小黑 於 2018/06/11 09: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