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從屁眼流到我的辦公桌上,我脫下了左腳的排球襪,逆著白色軌跡的方向擦拭乾淨,襪味和洨味,就這樣充斥著整個辦公室。

 

  他並不起眼,但是非常吸引我的注意力。

 

  他叫簡翰濰,是某生物相關科系的學生,因為想要拚轉系考,所以這學期相當地認真,不僅在課堂上表現良好,下課後也會時常來問我問題,雖然都已經覺得他的問題有點太枝微末節了,但我還是會耐心地回答他,因為他有著我迷戀不已的特質。他看起來很呆,髮型是完全不修邊幅的那種,黝黑的膚色和運動員的體格是我的大天菜,更別提他那無害的笑容和偶爾衝過來與我搭話的傻勁。

 

  「小黑你有在打排球嗎?」有一次他突然衝過來講台前問我。

  『欸?嗯。高中跟大學的時候有打,但很久沒打了。怎麼會這樣問?』

  「沒有阿,因為看你常穿排球褲和排球襪。想說應該是有在打排球~」

  『現在沒有了啦,只是穿舒服的。』殊不知其實是情趣用品。

  「是喔,那現在為什麼不打了啊?」

  『因為沒有球友啦,大家都各奔東西了~』

  「小黑不嫌棄的話,每周五早上九點,可以一起來練球啊!」

  『我才不要咧,快回你的座位去。』

 

  這種無邪氣的笑容和對話我才不會上當呢……這些異男小朋友都不知道這樣調戲老師是違法的嗎?可是,我喜歡。

 

  從那之後每個周五早上上班的時候,我都會特地繞經排球場,大多數的時候他都忙著練球,並不會注意到我,而我就這麼默默地走了過去,靜靜地看著他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樣子。黧黑的面龐在強光下更顯耀眼,一顆顆汗珠也彷彿清晰可見。雖然沒有對話也沒有眼神交流,但我總覺得每過一個禮拜,新中的感覺又更強烈了一點。

 

  在一個看似平靜的周五上午,翰濰也依舊帥氣地在場上揮灑著,剛好輪到他發球了,俐落的拋球緊接著助跑,碰的一聲擊出一個帥氣的跳發,周圍的空氣彷彿被劃出擦出一道火花,球重重地落在的對面的地上,又再反彈了兩層樓高,連我站在場外都看呆了,當然不是因為得分,而是他真的太帥了。

 

  「哇~是小黑耶!」在我還沒回過神來之前,翰濰已經衝到我面前。

  『剛那球Nice喔,也太會了吧!』我一拳敲向他的胸肌,他害羞地笑了。

  「小黑是特別來看我練球嗎?」他又露出了無邪氣的笑容。

  『屁咧,我只是上班剛好路過而已。我可是很認真的,不像你不好好念書都再打球』

  「哪有!我也是很認真耶!我這學期要拚轉系考!」

  『開你玩笑的啦,我知道你上課都很認真。』

  「每一科都要A+才比較有希望啊!所以也希望小黑多多幫忙><

 

  等一下等一下,這個世界線要崩壞了吧!!怎麼會有這種劇情發生

 

  『我也不能幫你什麼忙阿,你的成績還不錯,再多多努力就有機會啦。』

  「不能只是有機會啦,有沒有什麼秘訣可以鐵定A+啊?」

 

  靠夭喔,我一點也不想要上社會版頭條好嗎?

  《離譜!狼師利用期末成績逼學生上床!》

 

  『沒有什麼秘訣好嗎!乖乖把書唸好就阿彌陀佛了齁!』我用食指和中指推了一下他的額頭。他順著作用力往後踉蹌了一步,露出討拍失敗的表情。我則是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我不是不願意回頭,而是不能回頭,因為這時候的我已經藏不住嘴角的笑意和胯下反射性的反應。

 

  又到了上課的時間,我今天特地穿了排球褲和排球襪,因為翰濰總是會提早進教室,想說可以用這個當話題跟他聊聊天,但是一直到上課鐘響了,他都還沒有出現。剛好今天又有小考,發下考卷的時候發現他還是沒有進教室,一直到考卷已經收了,開始上課之後,翰濰才姍姍來遲。因為剛才有習題課,認真的翰濰問了很多問題,結果以為自己來得及趕來上課,結果就因為找不到腳踏車的車位而遲到了。平常遲到事小,只扣總成績一分,但是因為這次有小考,每次小考佔總成績兩分,如此一來對於想要拚A+的翰濰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噩夢。

 

  接下來的三堂課裡,翰濰完全掩飾不住他的沮喪和無奈,他是個聰明的孩子,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他只是一直低著頭,也沒有想要向我抗議的意思,他知道是他自己的錯,這樣的乖順在我眼裡真的是很不捨,我也漸漸變得無心於課堂,在中間的下課時間,我走向翰濰,跟他說:『翰濰不要難過,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也知道這科的分數對你很重要,但是我也要維持班級的公平性才行,要不然你下課的時候來辦公室,我們私下再談好嗎?』他看著我點了點頭,我這才發現他的眼角好像有點淚光。

 

  『進來吧,同事都已經下班了,就隨便坐沒關係。』

  「謝謝助教。」

  『今天這件事情很難處理,因為所有的同學都已經知道你遲到和沒有考到小考的事情,如果要調整你的成績,一定會影響到所有的人公平性,所以整件事情的始末都必須保密才行,你知道嗎?』

  「嗯。」

  『那,你覺得我應該要怎麼幫助你呢?』

  「我我不知道。」

 

  我看了一下天花板的監視錄影器,試著走到攝影機的死角。

 

  『那這樣好了,我們一件一件慢慢來,首先是今天的遲到和小考,如果要抵銷的話,那就應該要有除了扣分之外的處罰,這合理吧?』

  「嗯

  『那所謂的處罰,不外乎就是罰寫或是罰站,這些會讓你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才會有所警惕,才稱之為處罰對吧?』

  「嗯。」

  『可是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並不想要真的讓你不愉快,所以我想到的處罰,雖然可能會讓你不愉快,但我會希望你是開心地接受的,好嗎?』

  「嗯。」翰濰抬頭看了看我,好像知道了些什麼。

 

  惡魔敲響了我的腦門,我已經聽不見理智的呼喊了。

 

  『懲罰的內容就是,蒙著眼睛罰站1分鐘,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就只能乖乖的站著,這樣了解嗎?』

  「我知道了。」他一掃之前的陰霾,突然像是看見了浮木一樣,那炯炯的眼神燃起地是求生的意志,我瞬間覺得自己無地自容。

  

  我蒙起了他的眼睛,我好像可以感受到他的身體再顫抖,卻又不那麼確定,因為我自己的身體,也在顫抖著,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害怕。

 

  『那,計時開始了。』他在沒有任何指令的狀態下很自然地呈現了稍息的狀態,而我則是呆愣愣地端詳著他姣好的肉體,我有一分鐘,可以為所欲為的一分鐘,不管是他那飽滿的胸肌還是粗壯的手臂,或者是我肖想以久彈跳力驚人的粗腿,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到底要從哪裡開始呢?我看著手中的碼表,數字正在逐漸地減少,但是我卻像是完全失去行為能力一樣,我到底在幹嘛啊?在這個時候停下來,還來得及對吧?在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無法修復之前,我應該做出對的選擇才對吧!一分鐘比想像中的快,碼表響了。

 

  『好了,時間到。』我卸下了他的眼罩。他露出了一臉狐疑的表情,像是在問我說:「就只有這樣嗎?」,我對著他點了點頭,一語不發的把小考考卷放在他的面前,然後就走去廁所,洗了把臉。好險還沒有鑄成大錯,在一切都還沒有崩壞之前,我選擇了繼續默默地守護著他。當我回到辦公室的時候,聰穎的他已經把考卷寫好了並且放在我的桌上。

 

  「謝謝助教給我機會補考。」他的歡喜溢於言表。

  『嗯,不客氣。』我的失魂落魄也完全藏不住。

  「小黑你還好嗎?」心思細膩的他露出了關心的眼神。

  『嗯?沒事,只是心很累。你沒事就快回家吧!』我試著敷衍他。

  「那 沒事的話我先走囉?」他鞠了個躬,緩慢地消失在走廊盡頭。

 

  『沒出什麼事真是太好了』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望向了桌上的小考考卷,除了作答的筆跡之外,還多了不應該出現的幾行字跡在上面。

 

  《今天我被蒙眼體罰的事情,如果傳出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下個禮拜下課之後,同樣這個時間,我想再跟小黑談一談。》

  完全,不是沒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