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外面的健身房,學校的重訓室算是極度便宜,缺點是晚上的時段人會非常多,所以我總是喜歡在早上十點左右去健身。這一天,我一如往常健身完畢,脫下了上衣之後,在鏡子前面稍微擠了擠乳溝,剛運動完的時候是最勵志的了,看著自己充血的肌肉,就覺得好像身材真的好了這麼一些,因為今天有練核心肌群的關係,腹肌也看起來比平常分明許多。

 

        T大重訓室的淋浴間有兩排,我最喜歡的是四號,因為淋浴間的隔間是毛玻璃,再加上燈光投射的角度的關係,在四號洗澡的時候,可以隱約地看到三號的人影,也可以隱約地把自己的人影投射到五號。但今天事發的地點,是在二號淋浴間。我習慣在更衣區脫到只剩一件內褲,再緩緩走向淋浴間,正當我想走向我最愛的四號的時候,二號的前面站著一個形跡可疑的學生弟。他東張西望,像是在整理東西卻又沒有,好像要拿起衣服但又放下,遲遲不進入淋浴間,我就這樣跟他稍微對看了兩秒,他才以非常異常緩慢地速度走進二號淋浴間,而且門也沒有全關。

        我當下立刻察覺:我貌似是正在被狩獵的狀態。

 

  我馬上轉了個迴轉,走進一號淋浴間開始洗澡。洗澡的過程相當正常卻又帶點情趣,因為依照燈光的方向,是他的身影會透過毛玻璃照射過來,我可以透過影子的動作來判斷他正在做些什麼。這就像是一種戰爭時諜對諜的情報戰,他的動作加密之後被翻譯成了影子和聲音傳了過來,而我的大腦就是破解這些訊號的解謎機器,對一般人來說毫無意義的光影,卻成了我們兩個在淙淙水聲之中無聲的辯答。

 

以下是我翻譯過後的結果:他打開了水,影子其實比想像中清楚,連蓮蓬頭灑下的水絲都能看清,也能從水聲的改變,聽出他的手在他的身上移動的速度和頻率。憑藉著水從不同的高度、落在不同平面上所發出的不同的聲音,也能知道他剛剛彎了腰,正在洗他的腳。但是當聲音逐漸變得單調,只剩下簡單地來回摩擦所造成的回音。而這時我確信,他已經盡他所能地發出了所有的邀請。

 

我的手按在毛玻璃上,以示收悉。而莫約五秒後,他的門縫開得更大了。

 

我打開了一號淋浴間的玻璃門,透過大到不能再大的門縫往裡面看,他若無其事地背向門口沖著澡,如此一來,即使我不進去他的隔間,他也沒有什麼損失,大不了摸摸鼻子再把門關好便是,但是對於我來說,卻是冒著要變成性騷擾嫌疑犯的風險,決定要不要衝進這一扇門。而我給我自己的解套方式是:「我的東西好像還放在裡面,我急急忙忙就衝進來想找東西,不好意思。」但好險我的備案沒有派上用場,因為我的解密並沒有錯。

 

我一進二號淋浴間之後,我立刻把門關好,而當我一轉身的時候他也同時轉身,一根早已硬挺、龜頭閃閃發亮的粗硬屌已經挺在他的跨間。這實在是太色情了,我們顧不及旁若無人的蓮蓬頭恣意傾瀉,在一場情慾的大雨中無聲擁吻,水花沿著跛此的髮梢降落在臉頰,滑進了彼此的嘴裡,我們不情願但必須時時換氣,才能免於被彼此彭湃的慾望逐漸溺斃。

 

我們從一而終,用肢體取代言語,就像是一面鏡子映照出來的雙子,我們模仿著彼此的動作,像是在告訴對方:” I want it that way.” 我挑逗著他的乳頭是因為我期待他加倍地還我,他舔食著我的馬眼就像是渴求著我的舌尖環繞他的龜頭。我們擁抱、交換著不同的高度與體位,當我抬頭看著他的時候,雖然水花濺得我無法完全張開眼,但是他的胸肌和肚毛在我心中留下了超越他的硬屌的印象,那兩顆大奶和順著水流搖曳的肚毛直指最私密的地帶,每當我含得越深,那性感的毛髮就離我更近一些。

 

他的馬眼在我的舌尖攻勢之下顯得淚眼汪汪,每一滴眼淚我都細細品嘗,那是不間斷的情慾在堆疊著,好像集滿了之後就能獲得獎賞,我知道我已經完全掌控了全局,因為他的手已經從我的身體離開,放在我的頭上了。他已經爽到無法跟我過招了,只想要從我這裡獲得解放。我刻意放慢了吞吐的頻率,試著看他乞求的表情,那就像是濕氣凝重的午後,卻遲遲無法落雷的天氣。我對他點了點頭,像是應許他久違的甘霖,我手口並用地加速前進,讓原本誤點的列車快速前進。

 

「阿,阿阿,幹!」這是我們之間唯一的對話。

 

失速的列車就這樣衝進我的喉嚨,成為餵養著我體內怪獸的養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