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比平常還要早下班,便提早到達了外出的地點。

  「嗨!等很久了嗎?」『不會啊,我也剛到而已。』

 

  我與客人一同坐電梯上樓,過程中閒聊著彼此今天的瑣事,在他家門口還一度因為找不到鑰匙而卡關了好一陣子,他頻頻道歉,這讓我想起他在預約按摩的過程中,一直都很有禮貌,因為一些緣故更改了預約時間也不生氣,還告訴我不要太客氣了,反而讓他覺得很生份,但是實際見面之後,他才是真正的「相敬如賓」。

 

  進了房間之後,和一般的外出流程並無二致,我向他詢問了毛巾擺放的位置,也同時將按摩油擺放到我認為適合的位置。『那我們就先來洗澡吧?』「好啊,麻煩你了。」我開始為他褪去他的上衣、褲子與內褲、襪子乃至鞋子,最後將他從輪椅抱起,一路抱到浴室裡的便椅上。

  

  我的祖母今年83歲,大約十年前,便因為三度中風而成了輪椅族。因此在照護行動不便的對象上,我並非全無經驗,但我也知道,在面對不同程度的障礙的時候,服務者最好能在給予最少的協助下完成使命,因此不帶成見地殷勤問訊也是相當重要的,這樣的經驗應用在這次的服務當中,我認為是相當成功的。

 

  『你習慣怎麼洗澡呢?』「那就從頭開始洗吧!」

 

  我輕巧而均勻地打溼了他的頭髮,也將身子微微靠前,一方面是讓我的手能夠更接近他的頭,另一方面也讓他的頭輕輕地靠在我的胸口,雖然這可能是有點自負的想法,但我想,他應該很久沒有這樣靠在別人的懷中了吧。他輕輕地嗅著我的體味,一邊說:「我很喜歡你的體味。」我笑著說了聲謝謝,便繼續幫他洗頭。我們家是家庭理髮院,所以按摩跟洗頭都是我從小就精通的技能,也算是誤打誤撞地成就了今天的我。

 

  在為他清洗身體其他部位的時候,比起一開始的戒慎恐懼,我也放鬆了不少,我開始懂得他所說「不要太害怕」,比如說他的肢體有些部分是沒有辦法大角度移動的,但為了更衣或是清潔而稍微用力張開那些關節的話倒是沒有大礙,也不會弄痛他,過於小心翼翼地對待,反而加深了彼此之間的距離感,不如大大方方地和他相處,如果不小心弄痛了他,他也不會生氣,我也得到了一個新的資訊,反而是一種更加了解他的方式。正當我在為他沖洗的時候,他總算開口:「我可以摸摸看那裡嗎?」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並且給他一個微笑,便湊近至他的手邊。他像獲得寶物一樣的小孩仔細地把玩著,我可以感覺到他的情慾變化,更感覺到他逐漸敞開的心房。

 

  洗完澡之後,我把他抱到床上,便開始為他按摩。按摩的部分反而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提的,因為就跟一般人沒有什麼差別,在按摩的時候,客人的確就是乖乖趴著或是躺著,被我們服務著便就順暢無礙。只不過對我們來說,這樣的肌膚接觸也須是稀鬆平常的日常,對他們來說卻是開心得能夠回味再三的體驗。唯一比較有趣的部份是在準備要油壓的時候,他說他想要壓在我的身上。

 

  這個對一般人來說簡單到不行的動作,卻耗費了我們不少精力,站著施力也就罷了,躺著的時候有很多角度是難以施力的,更何況還要把他精準地搬到我的身上,但我並沒有放棄,也沒有覺得麻煩,反而覺得是一個很有趣的挑戰。我想到的方法是我先趴在他身上、抱緊他,然後翻滾180度!這招果然一舉成功,但是困難的還在後頭,光是要維持他在我身上的平衡就已經很難了,更遑論要調整到他想要的姿勢和相對位置。

 

  他看著我吃力的表情,露出了一點不好意思的神情,但對我來說,我完全不覺得這有什麼好抱歉的,因為這並不是一個強人所難的要求,也沒有對我的人格造成任何侮蔑和輕視,退一百步來說,這是個身為客人再簡單不過的要求,只是因為身體上的限制而困難重重,體內一股捨我其誰的使命感由然而生。

 

  關於剩下細部他的要求,我就不多提了,但最後當然是賓主盡歡,該給的「東西」也都給了,最後他躺在床上,我緩緩地幫他將衣物穿上的時候,他笑著說:「你很適合做居家照護呢!」我想,這就是對我今天的服務,最棒也是最全面的稱讚了吧。

 

  把他安頓好之後,還跟他合照了幾張,應客戶要求當然是全裸入鏡,「我可以含著拍照嗎?」『當然可以囉!』

  最後一邊穿著褲子一邊跟他聊著天,他的口氣也越發不捨,我湊向前給了他一個擁抱,順勢吻了吻他的額頭,他用他不甚有力的手臂緊抱著我,我的心裡有一股暖暖的流動,最後我走向玄關穿鞋,他一語不發地從後方輕摸著我的腰和臀,穿好鞋後,我又再次吻了他的額頭。

  『祝你有個美好的夜晚,晚安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