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本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已經不止一次,從那個位置不停投射過來的眼光。

 

        上課前我總是比學生提早20分鐘左右到教室架設投影設備,通常這個時候除了提早先來佔位子睡覺的學生之外,教室裡通常是空無一人的,但是隨著學期的進行,我開始發現在某個固定的位置上,有個固定的學生,會在我到達教室之前到達。

 

  他很平凡,一般的大學生,只是稚氣未脫的傻氣是我無法戒斷的癮,他的運動裝扮更讓一切顯得如此不可思議,這樣的發展是沒有問題的嗎?一方面因為,在公園訓練出來的本能,讓我對於周圍的視線總是分外敏感,另一方面則是他笨拙的動作,他試圖在我轉頭過去的時候移開他的眼神,但那樣的動作,只會讓他看起來更加誘人而已。

 

  就這樣持續了幾週,後來他不只是提早到達,還會待到幾乎其他同學都離開了之後才離開教室,我的本能告訴我,這一切已經簡單到像是劃亮一枝火柴一般,我的手只要順著我的眼神,輕輕地滑過空氣,就能點燃他,但是,這樣的狩獵就不有趣了。

 

  「馮笠翔,你可以幫我擦黑板嗎?我先去還東西。」

  『好啊。』周圍的人都沒有發現,有些什麼快要發生了。他們只是討論著午餐要吃些什麼,然後逐漸離開教室。

  

        暫時離開教室的我,腦中已經在想像接下來的畫面,下體不自覺地興奮了起來,還完東西之後,我繞去我的辦公室,拿了些等下可能會用到的東西,接下來就是等著揭曉,我的獵物,是不是還在陷阱裡面了。

 

        打開教室門之後,燈已經全部熄滅,當我稍微適應黑暗了之後,我看見他還坐在那個固定的位置上,我笑了一個沒有聲音的微笑,反手把門關上,鎖上。

 

  如果能夠說些什麼,應該會更加的興奮和淫蕩吧?例如:「你上課的時候是不是都在想些色色的事情啊?」、「你是不是早就用眼神把我脫光好幾遍了呢?」、「想要知道老師的褲子下面有什麼嗎?」、「想要就自己來找答案阿。」之類的。但是教室的位置並不偏僻,雖然教室門鎖上了,可是我們距離熙來攘往的午餐人群,只有薄薄的一面5公分的門,好險外面的腳步聲和嬉笑聲沒有停過,要不然我們震耳欲聾的心跳聲,可能會害我們被發現。事實上,我們全程沒有對話,我只是靜靜地拉下他的外套拉鍊,露出吊嘎完全遮不住的精實的身材,我看著他害羞帶點疑惑的眼神,覺得真是好極了。

  如果可以把這樣的純真玩壞,那就更好了。

 

  我把手從衣襬的下圍伸進去愛撫他的乳頭,再一個順勢就把他的吊嘎脫去了,當雙手再次回到他的乳頭的時候,我同時舔了舔他的耳垂,輕聲地說:「自己把褲子脫了。」我原本以為他會嚇到的,但是他比想像中地還要快進入狀況,眼前已經是一具被我催眠、任我宰割的無辜肉體,如果我不好好地使用,就辜負了他的託付了吧。

 

  他乖巧地脫下褲子的時候,他的男根卻完全不客氣地彈了出來,我稍微摸了一下,感覺好像沒有很濕,但是我一把他的包皮褪下來的時候,淫水整個氾濫出來,他的龜頭也已經又脹又熱。我露出一個不悅的表情,用左手手指指著右手掌心,示意他的淫水太多把我的手都用髒了,沒想到他立刻露出了一個不好意思的表情之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舔拭著我掌心裡的他的淫水。

 

        「幹!」但其實我沒有發出聲音,我只是幹在心裡。

 

  我用沾了分不清楚是口水還是淫水的右手,開始試探他的後穴,我輕輕地把他抱到教室的桌上,這個高度剛好是我的腰高,我覺得這間教室根本是為我設計的。真不愧是年輕的肉體,只需要一點點潤滑和一兩根手指的輔助,我覺得已經達到我可以暢行無阻的彈性,我看了一看他的表情,他已經閉著眼睛在等待他期望的結局到來。

 

  我繞到桌子的另一邊,把他朝思暮想的熱腸放進他的嘴裡,他的技術並不純熟,牙齒的碰撞和缺乏運動的舌頭,卻反而更加深我想要玷汙他的念頭,我把他的頭往下掰,這個動作似乎有嚇到他,但我露出了一個堅定的眼神,希望他跟著我的引導,他便聽話地把頭往後仰,於是我便順利地開始幹起他的喉嚨,一開始他真的不太適應的樣子,不時會聽見他快要嘔吐的聲音,但是隨著節奏慢慢進行,我也開始掌握到要怎麼避開讓他不舒服的點,而他也慢慢地享受了起來。

 

  最後,終於要進入了,我小心翼翼地用兩根手指再探探路,我用緩慢而規律地節奏進出他的小穴,他漸漸露出相當享受的神情,就再反覆的手指抽插中的某一次拔出後,我突然地放入了我的肉棒,他叫了出來,不是害怕或是疼痛,更像是驚喜。他抬起頭來看了看我,我對他點了點頭,於是就開始進行肉棒的抽插。我不知道他的感受如何,但是對我來說,眼前的一切都太不切實際了,上一秒還在課堂上面聽課的乖巧學生,現在已經在書桌上被我脫到只剩鞋襪,而且我的肉棒還在恣意地進出他的肉穴。

 

  我們沒有變換太多姿勢,因為在我一邊抽插一邊尋找他的G點的時候,他突然毫無預警地就射了,沒有任何的表情,瞬間顫抖就射了,有兩發甚至射到了他後方的牆上,直到有一發落到他臉上之後,他才發現到他自己射了,他很懊悔地看了看我,我笑著把我的肉棒抽了出來,但就在抽到一半的時候,他用他的雙腳把我的腰環住,並且把肉棒再次送進了他的最深處。

 

        面對這樣淫蕩的騷貨怎麼能不給予獎勵呢?既然他都射了我也不用顧慮那麼多,示意他躺在地上,用我最愛的姿勢進行快速九淺一深衝刺,因為我知道現在剩下來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讓他受精。我一邊抱著他的腿幹他的同時,一邊看著他性感的肉體上的精液,突然想到,這樣不是更有趣嗎?

 

  我把他剛才射出來的精液塗在我的屌上,我馬上就感受到那種心理無比的快感,插進穴裡的摩擦力和溫度完全跟剛才不一樣,這孩子真的不得了,已經把能玩的東西玩得差不多了阿!洨幹沒有持續多久,我就乖乖地都把作業還給他了,深深地。我們雖然努力收拾了一下,但整間教室的氣息是我們無法完全去除的,下一堂課使用這間教室的學生,女生一定會覺得怎麼這麼臭,男生一定會面面相覷的,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