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以下內容,經過改編,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2. 看起來會很像一篇業配文,對業配過敏的人請左轉

──

  如果你也身為一個按摩師傅,大概也能明白什麼是看天吃飯。有的時候忙到你手腕按到快發炎,洗澡洗到快脫皮;但有的時候毛巾卻一條也用不到,整齊地堆在衣櫃裡。隨著日子起秋,逐漸進入微冷的淡季,我雖心中暗自竊喜,但卻有預感好像什麼會發生。

 

  他的頭圖是個優質的小熊,很俐落地就直接指名我了,即使當天只剩下一個90分鐘的空檔,他也爽快得直接答應,從他敲過來到約好時間,只花了8分鐘,而我暗自掂了掂早上已經打了兩槍的小兄弟,像是說著:「抱歉阿,委屈了你,晚上還要好好加班了呢。」

 

  當天晚上,我們碰了面,一如頭圖一般地優質,甚至更優,他非常精心於打扮,衣服的配色和剪裁都相當合襯,聊起天來也是相當紳士和得體,正當我慶幸於今晚遇到了一個好客人的時候,怪事開始發生了。

 

  在官網上寫得很清楚,我們會提供事前和事後的洗澡服務,但小熊卻堅持他想要自己洗澡,通常我們會規勸客人一次,目的不是為了一定要跟客人一起洗,而是因為如果客人自己洗了,師傅本身還需要另外再花一段時間洗澡,通常說到這裡,客人都會願意讓我們幫忙洗,但這位害羞的客人卻堅持到底,並且羞怯怯地穿著內褲走進浴室,我的眼神望著他內褲下的那一包,靜靜地向下擺著,看來應該是真的害羞。

 

  在他洗澡的時候我並沒有多想太多,只是隨著工作室的背景音樂微微搖擺著,等到他洗好出來的時候,我趕緊上前,發現他又把內褲穿好了,我試著抱了他一下。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找這種按摩,所以比較害羞。」

  『嗯嗯,沒關係唷!那要穿著內褲按嗎?』

  「嗯,我想要先穿著。」

 

  我安頓他在按摩床上舒服地趴下之後,蓋上防寒的萬用毯之後,便換我進去洗澡了,由於不想耽誤客人的時間,我洗得飛快,但這好像反而亂了他的計畫,因為當我擦好身體出來的時候,發現他才急急忙忙地趴了回去,這是第二件怪事。但是當下我還是沒有意識到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又自顧自地進行著服務的標準流程,於是,命運的巨輪就開始轉動了。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似乎有點隔靴搔癢的感覺,但這並不少見,來按摩的客人通常滿注重自己的隱私,每個人都有自己背負的秘密,所以我也不以為意,直到他提起了那個話題。

 

  「你們工作室的訊息都是你回的嗎?」

  『沒有耶,還有行政人員幫忙。』

  「那PTT的站內信呢?」

  『站內信的話都是我自己回的,怎麼了嗎?』

  「其實,我之前有寄站內信給你耶。」

  『嗯?真的嗎?』我的語氣透露出心虛。

  「而且你也有回我的信。」

  『阿抱歉站內信真的太多了,我一時想不起來,你要提示我一下嗎?』

  「沒關係,你等下就會想起來了。」

  『啊好喔。』我乾笑了兩聲。

 

  此時,我腦中完全沒有任何想法,我只覺得眼前這個人越來越神秘了。

 

  隨著按摩的進程逐漸往前,肢體的接觸一多,該發生的事情就會自然地開始發生,我的手指緩慢地讀取著他身上的密語,就像是在說:「給我那令我渴望已久的東西。」我趴伏在他的背上,雙手按摩著他的肩頸,分身已經蓄滿能量,正在為他的腰部加熱,我滿意地擼了一擼,起身繞到他的跟前,從另一個方向按摩著他的肩頸,這個時候,魚兒自然上鉤了,一只灼熱而上翹的鉤。

 

  但這鉤不傷嘴,但挺傷喉嚨的,貪婪的魚兒每一下都像恨不得將自己的一切奉上,作為回應,我的手指也伸向了那兩座飽滿的小山,他的身形很好,是經過密集運動之後的好身材,再稍微荒廢一點之後的那種肉壯,你問我是怎麼知道的?如果是相反的話,那皮膚不會這麼緊緻而Q彈,更別說藏也藏不住的紋路。我在毛穴外徘徊許久,一來是因為我還沒擠上按摩油,二來是因為我怕他太害羞,並沒有打算這麼快讓我玩穴,又或者,他根本沒打算要邀請我深入拜訪。

 

  但一切的謎底和疑惑都在下一秒,徹底解碼。

  正當我還在猶豫之際,他一把便將我的手往更靠近他的大腿處抓去,也就是那個本來應該要有睪丸的地方,但這個地方不僅平坦異常,而且我的食指就像跌落了什麼陷阱一樣,在一個本不該有洞穴的地方卻深不見底,這個潮濕而溫暖的洞穴,是我從未到過的地方,陰道。

 

  前些日子,我收到一封作者自稱是跨性別男性雙性戀的站內信,首先表明了對我的友好之後,便詢問是否有機會能為他服務,我當下當然是表達熱烈的歡迎,畢竟我連異性戀女性都服務過了,我對於身體的碰觸和界線真的不是那麼害臊或是恐懼,甚至是有點感謝大家對我的信任,但是這封信並沒有得到任何回信,於是這件事情也就漸漸地沉入了我的心底,如今,卻從另一個洞穴傳了回來。

 

  比起驚訝,更接近於驚喜,我並沒有怯場,我的鉤子仍然緊緊地鉗著我的獵物,只是比起剛才,我更加躍躍欲試了,這個從前從未到過的地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的手指瞬間成了探險家,開始探勘著這未知的領域,但說是未知也不精確,畢竟健教課的時候我也有好好聽課,慢慢逛著逛著也能分辨出這是哪條街哪個路口,大陰傍小陰,曲徑流水通幽,但我的耐心沒有持續太久,一如他躁動不安的臀部前後律動著。

 

  我把鉤子拔了出來,它完全沒有卻場的意思,反而又興奮地流了兩滴出來,果然沒有令我失望。我一個翻身就從他的面前來到他的背後,霎時間雙陰對望,只等他先開口,新的世界就在咫尺之間了。我試了一下外部的溫度,比起平常的洞穴更加潮濕溫熱,大概是溫帶沙漠和熱帶雨林之間的差別,緩緩進入的時候也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就像是已經暖身許久的名零一樣,我就這樣長驅直入這罕有人跡的林道。

 

  他的喘息聲相當悅耳,幾乎要搶過這秘境的戲份,在來回進出逡巡之際,他的尾椎卻衝撞而來,將我的巨物瞬間吞噬,但我的感想竟也顯得平庸,又或者說大家描述得已經相當精準,的確就是緊實度不如後穴,但是包覆感和濕潤感真的無與倫比,而且源源不絕的愛液總在需要的時候支援前線,一波又一波如同他的氣息,刺激著我得下體也同時刺激著我的耳根。

 

  「好的,那接下來我們換正面喔。」我用專業的口吻說。

 

  正面帶來的衝擊更大了,他真的完全就是優質小熊,有健壯的胸部和堅實的腹部,但是卻沒有熟悉的條狀物體,取而帶之的是位置較為偏前的穴位,這讓身經千戰的我獲得了我以為不會再有的新鮮感,各種體位在經過微調之後都出現了有趣的變化,例如傳教士體位,原本就已經很容易頂到點,整個穴位上移了之後,等於我的上翹被壓下來的力道增加了,相對應的反作用力也更大力的回饋給他的內壁,形成了很貼近的衝撞路徑,對我的龜頭也造成了更強力的摩擦,也讓本來打算多換幾個體位的我,開始考慮起應該要射在哪裡的問題了。

 

  『我,我好像快射了。』

  「那你想射哪裡?」

  『如果射裡面的話,不好吧?』

  「沒關係,我的子宮已經拿掉了。」

  『你真的是我的人生導師。』我親吻了他的額頭

 

  在他的幾波緊夾和我的奮力抽插之後,我的子孫們就代替我到了更深處去走了一遭,而我也沒有閒下來,繼續頂著我的金鉤,再次奮力衝刺,來不及射進深處的子彈被摩擦成白色的泡沫,像浪花一般一波波沖上我的根部,而他也開心的繼續迎接著新一波的高潮,我並沒有問他到底高潮了幾次,這個問題畢竟有些失禮,但是如果依照我的觀察的話,我猜他應該至少高潮了兩到三次。

 

  我把我的鼻子湊近他的外陰部,完全沒有任何異味,甚至還有股香甜的味道,我想應該是清洗得相當乾淨之於,還有特別施以保養吧,我嘗試用我的嘴唇撥開陰道包皮,再伸出舌頭舔了舔陰蒂頭,這柔軟的觸感真的令人心之所向,我立刻不假思索的用舌頭開始撥弄了起來,玩到一半才發現我是不是根本順序就相反了,把前菜放在了甜點,內心突然覺得有點好笑。但是看著汩汩流出的子孫殘骸,我下意識地將它們舔了乾淨,也試圖將多餘的汁液悉數吸出,不要問我什麼味道,我很單純的出於清潔和打掃的心理,並不是想要品嘗什麼山海珍饈,吸出來之後就把它們不著痕跡地吐在衛生紙上了。

 

  最後,我想要分享,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居然是乳頭。男生跟女生的乳頭嘗起來完全不一樣,顛覆了我對乳頭的認識,當然也有可能是他的乳頭特別優秀,可是在我所嘗過的兩千多人之中,真的沒有吃過這樣的乳頭,非常緊實Q彈,表面舔起來也相當光滑飽滿,真的令人愛不釋口,真希望還有機會能再吃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小黑 的頭像
李小黑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李小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