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維特但我有煩惱
    它住在我的腦袋很久很久
    只是平常只能躲在閣樓趴在窗台
    透過靈魂之窗曬一曬人情眼光

    也因為這個時間沒有眼光
    所以真正的夜晚才短暫降臨
    不用被檢視 不用被糾正
    只是遠遠望著大樓的避雷針忽明忽滅
    也覺得像是一種陪伴

    終於所有人都睡去
    所有icon從紅燈黃燈綠燈通通變成空洞
    只有天空依舊閃著腥紅色
    在基隆河上疾駛的車輛濺起的水花
    呼應著 提醒著 

    這盞昏黃的小紙燈還醒著 我還醒著
    煩惱煩惱你還醒著嗎 
    煩惱阿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存在
    煩惱阿你有多少個角色要扮演呢?
    煩惱啊我在煩惱我明天的劇本 還沒有寫
    因為我知道我應該要怎麼做才是對的
    但還不知道 要怎麼做 才會開心
    
創作者介紹

請不要移動乾枯的盆栽

Hytur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